精彩小说尽在ibookv小说网!

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

首页 > ag视讯打法|开户 > 《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6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

第6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

安勒 3725字 2019-08-02

“农作物?”皇上半信半疑,看着眼前的女孩,女孩迅速从胸口将一个香囊拿出来——“皇上且请看看吧,您见多识广,一定知道这是什么的。”

“这是薏米?”

“回皇上,这是薏米,我燕京当轴处中,乃是北方,这薏米的种子是父亲从南越带过来的,父亲一念之差,让小人给谋算了,真正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,臣女还请皇上好生调查,您圣裁做主,为父亲正名,臣女感激不尽了。”

也就这几句,她露出来小儿女的情态,哭的梨花带雨起来。

“朕早就觉得这案子有古怪,原来是树大招风,你父亲的事情,朕会交给晋王再次审理的,起来吧。”她非但是没有起来,还大摇其头——“皇上,您糊涂了,这案子要是晋王可以审查,早已经审查出来了,这里面的猫腻您难道果真看不出来,皇上神目如电,不会看不出来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其余的话,皇上不说了,苍老的喉结颤抖了一下。

“哎,朕毕竟老了,几乎已经忘记了朕以前是如何上位的。”又道:“你放心就是,你父亲的事情,朕亲自去盘查就是。”

“皇上的病——”看到皇上终于答应重新审理自己父亲的案子,雏鸾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才落地,将衣袖中那已经写好的药方贡献了出来,切切的压低了语声:“其实臣女从一开始就已经看出来您的症候,臣女唯恐说了实话立即毙命,这才三缄其口,臣女给您药方,您照方抓药,臣女去了。”

说完,“砰砰砰”的磕了三个响头,这才去了。

“夏公公,送云丫头回去,明日里立即料理云将军的事情。”皇上的声音威严的很。

做完了这些,雏鸾从内室已经出来,她也是困倦了,刚刚回到了屋子,神经就已经松弛了下来。

“小姐,您去了哪里啊?”

“我已经料理停当父亲的事情,皇上金口玉言已经答应了说帮助我们平反昭雪,现在,休息了,好露,刚刚有什么人来过没有?”她问一句,将被子盖好了。

“并不曾有什么人来,小姐,您注意您自己个安全,这玉楼金阙,最是多尔虞我诈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是我也是知道,今日事今日毕。”雏鸾打了一个呵欠,“好了,休息了。”

远处,合璧宫中,高峻的明月台上,男子嘴角已经出现一个美妙的笑弧,他的身旁站着的是铁人一样的蒯。蒯已经休息了一整天,现在精神头大好。

他的身体好像刀枪不入的铜墙铁壁一般,蒯之所以会永远守护在他的身旁,原是因为,十年前,蒯一家受到过三皇子司徒夜目前贤妃的帮助。

这种人,对两件事情总是念念不忘的,一个是“爱”一个是“恨”。

基于爱戴贤妃,爱屋及乌,蒯对于司徒夜也是比较上心的。

“刚刚那药方看过了。”司徒夜坐在白玉的绣墩上,夜凉如水,那清明的月色从头顶树叶的缝隙中落下来,好像闪动翅膀的蝴蝶一样,落在了他俊逸的面上。

蒯说道:“已经让外面医官看过了,西门先生说,这几味药看起来平平无奇,只是,麻黄与杜仲还有蛇床子与罗汉果,加在一起是刻毒的有效药呢。”

“她刚刚入宫居然知道我的病况,真是奇怪。”

“属下听说,云将军只有这么一个女子,这女子天资聪颖,对于救死扶伤又是有切实的经验,所以……”

“孤知道了,望闻问切,只是那样看一看就已经知道我的病,看起来的确是厉害的很,现在,那药煎熬出来确定没问题以后,我饮用,咳咳咳……”又道:“立即保护她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蒯连连点头。

司徒夜比较奇怪,究竟是什么情况,她对自己居然那样清楚。

是夜,司徒白伺候皇上休息以后,到了大约有五更天,在一行侍卫与内侍监的保护下,已经朝着地牢去了,地牢黑漆漆的,走廊长,好像墓室的甬道一样。

地牢的尽头,一个铜墙铁壁的屋子中,关押一个将军,云端阳。

六个月前,他接到皇上的圣旨,点名道姓要他去攻打南越,一个月中,南越已经让他打了一个落花流水,现如今,他回来,因看到南越有薏米,这种米比大米吃起来还要充饥呢,一念之差,他将这种米放在了马车中,带了回来。

谁知道,中途有人说他居然收缴了南越人一斛一斛的黑珍珠,且自己受用。那还是云将军半年前刚刚回来的一个午后,那时候,时令还是夏天呢。

转眼已经寒冬腊月了。

他对于那“一斛珠案件”也是有所耳闻,不过仅止于此,他在这里,不见天日,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不得而知。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,女儿固然是聪明,知道应该如何避祸。

但是云端阳,也是一个站在正义身旁的人啊,他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,所谓将军难免阵上亡,对于一切的死亡云将军都一笑置之。

墓道一样悠长的走廊,给红灯笼照耀的光艳如同白昼,接着,侍卫已经左右两边站在了甬道中,一个人,轻裘缓带已经走了过来。

云将军神情一凛,豁然已经站起身来,“来者是什么人。”

“云将军,别来无恙。”晋王司徒白抱拳,邪佞的嘴角是一个似笑非笑的诡秘神色,他看着眼前的人,不免心灰意冷。

“你还是晋王?”难道已经改朝换代了,还是皇上果真已经病入膏肓,这种陷害忠良的事情,皇上是视而不见,还是不去处理呢?他不清楚。

“自然是晋王,就好像将军还是将军一样。”司徒白笑吟吟的上前一步,那黑漆漆的身影已经落在了云将军的身上。

“本将军戎马一生,从来都是为国为民,那一斛珠的事情,我是冤枉的。”

“将军恐怕有冤也是难诉呢,只因为,将军的命握在我的手中,实不相瞒,令爱为了将军的晚节清白,已经求助到帝京了,我不得不捷足先登,送将军上路了。”

“老三样,上来。”司徒白猖狂的笑了,有一个内侍监手中已经握着所谓的“老三样”来了。

老三样乃是白绫、鹤顶红、匕首。

“三选一吧,念在你对大成江山社稷有过突出贡献,所以本王会留给你一条全尸,时间宝贵,将军动手吧。”

“为何要在监牢中对我下手?我女儿呢,雏鸾呢?”云将军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的去死,眼睛愤怒的爆射出来光火。

“令爱冰雪聪明,现如今,在我的布置中,还好好的呢,将军不要错了主意,现在的帝京,皇上已经奄奄一息,难道你以为皇上就会主持公道不成,将军不为自己考虑,也应该为令爱考虑考虑。”

“你……哈哈哈,你有本事让你的人进来,与我单挑。”云将军惨笑,他知道,就算是自己求饶,他自然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女儿。

“我自然是不敢的,不过,这是将军自找的,需怪不得本王心狠手辣了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已经狂笑一声,近距离,从衣袖中拿出来一个黑漆漆的冷兵器。

“诸葛连弩,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云将军后退小半步,诸葛连弩,弹无虚发。

“将军问这个问题果真是无聊透顶,你死了,就算是知道这兵器是从何处得来,也是无意义,你活着,知道了又有什么作用呢?”

“来,给我射杀,真正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他一声令下,身后的两班内侍监,已经掀开自己的衣衫,每个人手中多了一柄诸葛连弩……

饶是云将军厉害的很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,这诸葛连弩是多么的厉害啊,别人对自己报了必杀之心,就算是他想要逃离都没有可能,可怜云将军一生为国为民,死的却是那样不值得。

“放火,将这里烧了,让云将军成为焦尸!”司徒白恶狠狠的说完,已经去了。

第二日,雏鸾刚刚起来,刚刚梳洗完毕,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,昨晚,雏鸾梦到了父亲,父亲满面都是血污,这梦是不祥的很了。

给湛露说了,这丫头倒也是心大,因说道:“您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了,将军那种人,就算是给关在了天罗地网中,也是不会让人暗杀的,更何况,将军是我大成第一位骠骑将军,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不会的,不会的啦。”

尽管如此安慰,雏鸾还是心烦意乱的,一早上,已经打碎了三个杯子了,这更加是让雏鸾焦急起来。

“小姐,您不是昨晚已经将事情处理好了,您看看您,您还是如此的愁肠百结忧心忡忡,不到将军出来,您自己个儿都要撑不住了。”经过湛露一提醒,雏鸾这才明白过来。

是,是,自己千万不能生病了,不然父亲的事情就果真不能处理了。

主仆二人吃了早膳,雏鸾这才说道:“怎么昨日不见大皇子,奇怪的很了。”

“小姐,您的注意力真是广泛啊——”湛露吓丝丝的吐吐舌头。

雏鸾还是觉得奇怪,早膳完毕,有内侍监过来传旨,说是皇上要召见雏鸾,雏鸾暗暗的算了算时间,现在才是卯时,刚刚早朝,难道皇上对自己父亲的事情果真已经得心应手,并且准备告诉自己,要为父亲平反昭雪不成。

湛露匆忙的准备收拾东西呢,雏鸾冷静的握住了湛露的手。

“好露,我们走就是,大可不用如此。”

“是。”湛露跟着那传旨的公公已经去了,主仆二人刚刚出门,这内侍监已经指了指旁边的轿子——“姑娘,请上轿了,兹事体大,最好还是不要走漏风声。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1章 长门翠辇辞金阙 第2章 虎行似病,鹰立如睡 第3章 梨花半面妆 第4章 将军百战身名裂 第5章 尽在不言中 第6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